kokapp官网人工智能时代对人类的生活有哪些挑战

 kokapp公司新闻     |      2022-10-02 17:03

  kokapp官网人工智能时代对人类的生活有哪些挑战?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为人类创造了更多的社会产品,将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简单的脑力中解放了出来,使人类获得了更多的休闲娱乐时间。,找出症结所在,对症施策,建构人工智能时代实现人类美好生活的路径,对人工智能时代实现人类美好生活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人工智能时代资本与劳动的对立表现为在资本逻辑驱动下,人工智能对人类造成更严重的剥削,人工智能排斥人类,对人类的生存发展和安全等造成威胁。在人工智能时代,由于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整个世界的生产关系发生变化,人工智能劳动对人类劳动构成威胁。

  资本逻辑的驱使下,资本家最大限度地采用人工智能技术,使得生产力得到最大限度的提高,整个社会的商品更加低廉,并通过便宜的商品使得人类的劳动力价值不断地贬值,造成部分人的失业,对人类的生存构成威胁。

  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当今世界资本主义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社会结构中的资本带有严重的资本主义色彩以及资本的本性和内在冲动。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是实现人工智能时代人类美好生活的重要手段,也是压榨人类的新手段。人工智能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新生产力,但它在资本逻辑的驱动下,改变了人类原有的社会关系,使人类成为人工智能的附属品。

  应用人工智能最主要的目的是解放人类的劳动,使人类获得自由发展的时间,但就目前的情况看,人工智能成为资本家创造剩余价值的手段,增强了资本的贪欲,提高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程度,使人类服务于人工智能,把人类的独立活动转化为剩余劳动,给人造成新的剥削和压迫。

  资本逻辑驱动的人工智能强化了资本的支配地位,部分地取代了人类劳动,把人类从某些岗位中排挤出来,造成过剩人口,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方面提高了剩余价值率,另一方面减少了工人人数,造成在工作岗位上的人成为机器的奴隶,不在工作岗位上的人成了过剩的劳动人口。

  由此看来,人工智能时代,资本掌控的人工智能成为榨取工人和排斥工人的主要手段,加剧了资本对人的剥削程度,拉大了贫富差距,是造类新异化的主要原因。所以只要世界还是在资本逻辑的控制之下,就一定存在人工智能压榨和排斥人类的行为。

  人工智能的发展促使经济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发展方式转变,促进经济结构不断转型升级,就业结构发生变化,人类获得劳动解放。但是,人类同时也将面临经济转型带来的结构性失业、技术性失业和群体间收入差距扩大等难题。

  一方面,智能经济转型,人工智能取代部分人类劳动,造成劳动者的结构性失业。在社会生产的过程,人工智能不断取代人类劳动,“汹涌的结构性失业浪潮随着生产的智能化和产业的转型升级接踵而至”,人类地接受失业,生存也将遭到威胁。

  人工智能发展引发产业结构的调整,势必会影响就业结构的变化。当前人工智能取代人类进行劳动的现象突出,其中表现得最明显的就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且需要大量的人力,工作内容相对简单、程序性强。

  人工智能具有程序性强、工作速度快,不受时间限制,可以全天工作,劳动生产率高等优点,在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中的优势明显,因而这一行业的劳动者易被人工智能取代。这就使得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面临产业结构调整,这一领域的人员被人工智能取代面临结构性失业的风险。

  另一方面,智能经济转型对技术型人才的需求发生变化,引发低层次人员技术性失业和高层次技术人员缺乏的问题。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入发展,未来对劳动者的需求更偏向技能型。有研究表明,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技能就业结构会呈现极化趋势即拥有高技能和低技能的劳动人员就业境况更好,而中等技能的劳动人员则有变坏的趋势。

  低端岗位需求人员减少,劳动力供过于求,就业人员面临失业的风险,而同时高端职位对人员的需求量增加,高技术人员不足,造成供不应求的问题。此外,人工智能引发就业结构变化,导致劳动群体间收入差距扩大。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加剧着就业极化,致使高、低技能收入群体逐渐增多,工资不平等加剧,贫富差距也将扩大。

  文化领域是西方国家进行价值观、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等传播和渗透的主阵地。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为各种文化之间的博弈创造了新空间,对国家文化安全产生了新的挑战。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人工智能和互联网逐渐成为思想文化生产和传播的前沿阵地,全面影响着文化领域的发展。kokapp

  据华经产业研究院统计,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人数为9.8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70.4%,我国网民总规模占全球网民的五分之一左右。面对庞大的网民数量,人人都有“麦克风”(文化生产)、人人都是“传播者”(文化传播),人工智能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为文化的生产和传播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各种专门创作的平台和工具,产生新的文化生产和传播手段。

  如在新型媒介上,越来越多沉默的个体上传各种自我表达、宣泄的“作品”,发出自己的声音,kokapp实现了“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进行文化创造”“人人进行文化消费”的要求,现在很火的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就是典型例子,但是也带来了新的挑战,我国文化安全面临多样文化交织的复杂局面。

  如何应对这一局面,目前尚未有完整的管理机制。习总说:“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控新闻阵地的关键,重点要解决好谁来管、怎么管的问题”,这涉及思想领域的红色地带、灰色地带、黑色地带和传统场、新媒体场的引领工作问题,是目前党和国家在文化安全领域内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化作品与其创作主体是紧密相连的。人工智能作为辅助工具创作以及人工智能独立创作文化作品,那么这种文化作品的知识产权归属问题,目前尚未有明确的解决方案。关于人工智能创作文化产品的归属问题,主要以下两种情况:

  一种是人工智能与人类合作共同创作的文艺作品的知识产权问题。这一类是将人工智能看作工具即人工智能作为一种辅助工作,协助人类进行文化的生产和创造,比如帮助人类查找资料,收纳、归类和整理资料,提供借鉴案例、创作模板和创作建议等,在文化作品创作中对作品的错误进行修正,美化文化作品。

  甚至是人类输入创作想法之后,人工智能根据人类想法“创作”多个艺术作品,人类只需从人工智能智能“创作”的多个作品中择优选择,选择最符合自己所需的作品即可,不需要人去进行繁琐的创作,kokapp人在创作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但是,这同时也产生了这些文艺作品的知识产权究竟是归属人,还是归属人工智能的难题。

  另一种是人工智能独立创作的文化产品的知识产权问题。人工智能系统是由人进行研究、设计、开发和创造的,但是人工智能创造出来以后往往会有它的所有者和使用者,那么这些人工智能创作的文化作品的知识产权究竟归属问题,目前尚未明确,难以进行确定。如微软小冰、九歌等之类的人工智能系统所创作的歌曲、诗歌等文艺作品,它们是否拥有这些作品的知识产权?

  如果有,那么它的开发者、所有者或者使用者,把它们创作的作品署名出版,是否构成侵权?如果没有,那这些作品的知识产权究竟是归开发者、拥有者还是使用者呢,等等。人工智能系立创作的文化产品的知识产权问题目前尚未有明文规定,还是目前争论的一个难题。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减轻了人们的体力劳动,给人们带来了更加丰富的物质和文化享受,使人类获得了更多的休闲娱乐时间。但是同时又带来了贫富差距拉大、结构性失业、国家文化安全风险、知识产权归属等问题。